答:公道自在人心。菲律宾单方面提起南海仲裁案后,许多国家和国际社会很多有识之士都支持中国坚持通过谈判协商和平解决南海有关争议,认为各方 应忠实履行《南海各方行为宣言》有关规定,并对仲裁庭表现出的扩权滥权表示忧虑,认为这将对国际法秩序造成严重冲击,对维护南海地区和平稳定毫无助益,将 严重影响落实《宣言》框架下的合作和“准则”磋商。我们对国际上的公正、客观、正义之声表示高度赞赏。  答: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和企业实力的逐步增强,境外并购正成为中国企业国际化的现实选择,也是中国全面融入世界经济体系的重要体现。中国企 业在境外收购国外公司,是自主决策的市场行为。通过并购,不仅实现中外企业协同发展,优势互补,同时也为所在国经济社会发展作出积极贡献。  我们希望各国能客观、公正地看待中国企业的境外并购,对这种正常的商业行为给予公平待遇,并为其创造合理、透明的经营环境。中国政府也将通过各种投资、经济合作多双边工作机制,为企业境外并购营造良好的规则、秩序和环境。  答:有关军演是中国海军根据年度计划进行的例行性演练。  答:关于第一个问题,中方坚定维护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同时我们坚持通过对话协商与直接相关当事国解决有关争议,并与东盟国家共同维护 南海地区和平稳定。在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问题上,中方不接受任何第三方争端解决方式,不接受任何强加于中国的争端解决方案。域外国家在南海争议问题上应恪 守不持立场政策,谨言慎行。  关于第二个问题,有关人员金京叶涉嫌在中国故意杀人后逃往新西兰,中方根据中新两国法律向新方提出了引渡金京叶的请求,以便依法进行刑事诉讼。 中方还根据新方要求,在中国法律范围内,就金被引渡到中国后的权益保障问题作出了回应,包括依法进行审判。金及其律师炒作所谓“公正审判”问题,完全是出 于逃避法律制裁的目的。中方将与新方继续就金案开展合作,共同打击犯罪。  答:海峡两岸中国人应一起维护中华民族共同权益。责任编辑:

原标题:中国留学生在德遇害案:凶手随机作案 仍逍遥法外  中新网5月18日电 据德媒17日报道,德国警方证实上周在德绍发现的女尸确系中国女生李洋洁之后,德媒深挖两年前该地区一桩极为相似的女大学生奸杀案。两桩案件的犯罪现场仅相距50公里。  德媒列举了两年前在同一个州发生的另一起女大学生遇害案,而且两起案件极为相似。2014年2月,在德绍所在州萨克森-安哈尔特的哈勒市(Halle),一名攻读经济专业的保加利亚女大学生被强奸,死亡原因是窒息而死。  值得注意的是,调查人员在受害人玛丽亚(Mariya)的尸体上找到了凶手的DNA,但至今凶手仍逍遥法外。德媒报道称,根据萨克森-安哈尔特州刑事局(LKA)对凶手特征的描述显示,凶手显然是随机作案。  有消息来源称,德绍警方和保加利亚女大学生玛丽亚专案的调查人员之间已交流了案情。    上周三晚上,在德国德绍学习建筑设计的中国女大学生李洋洁出门跑步后失踪。警方周五早间在距离其住处几米的一处灌木丛中找到了一具女性尸体。确切地说是灌木丛中的一个移动厕所后方被发现的。尸体后被警方证实正是中国女生李洋洁。  报道称,验尸报告显示,李洋洁生前曾遭凶徒强奸。死因是头部遭暴力袭击。  报道称,中国女学生李洋洁头部遭暴力击打,被发现时几乎全身赤裸。自上周五开始,警方正在德绍-罗斯劳地区(Dessau-Roßlau)的垃圾箱及垃圾填埋场全力搜寻遇害人的衣物。  调查人员希望能在堆积如山的垃圾场里找到被害人的衣物、手机、门钥匙,其中包括一条黑色运动裤。  目前还没找到与凶手有关的任何迹象。警方估计会在今后几天公布详细的验尸报告。  李洋洁被确认遇害后,她所就读的安哈尔特应用技术大学校长迪特·奥尔塞克(Dieter Orzessek)在学校的网页上发表声明:“这样一个充满希望的学生被犯罪分子以这样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结束了生命。我们对她的遭遇感到沮丧和悲伤。我再次表达对其父母和亲属的同情。”责任编辑:

原标题:政解|举报奖励怎么发?多地食药安全举报要求现场领奖  新京报快讯(记者李婷婷)  对于此前有网友称北京市食药监局“拒绝转账,坚持要举报人到现场领奖”一事,北京市食药监局今日回应表示,“在2014年的举报奖励办法实施过程中,为了保护举报人的安全和隐私,不保留举报人的任何信息,仅规定了到现场领取现金的支付方式”。  不过,近日北京市食药监局印发了修订后的《北京市食品药品违法行为举报奖励办法》。根据新版办法的规定,举报人无法现场领奖且无委托人的,可以书面说明情况并提供银行账号及身份证复印件,由举报奖励申报部门将奖金汇至指定账户。”  新京报记者搜索发现,关于举报类奖金的领取要求,各地各行业要求迥然不同。其中,食品药品违法信息的举报奖金多要求举报人到现场领取奖金,而交通违法信息的举报奖金则可以转账。  例如,上海市今年2月印发《上海市食品安全举报奖励办法》规定,举报人应当自接到奖励通知之日起60日内,凭通知和有效身份证件领取奖金。委托他人代为申请奖励的,应当委托同一人领取奖金,受委托人需凭通知、授权委托证明、举报人和受委托人的有效身份证件领取奖金。  与上海类似,武汉市2013年9月印发的《武汉市食品药品违法行为举报奖励办法(试行)》中也规定,举报人应当自接到奖励通知之日起30个工作日内,凭通知和有效身份证件领取奖金。领取前需先提交奖励领取申请表。  同时,江苏、浙江、安徽等省份食药监部门此前的奖励办法中,也有类似规定。但广东食药监局则规定,举报人可以通过转账汇款方式领取奖金。  同样可以转账方式领取举报奖金的,还有福州对于交通违法信息的举报奖励。根据福州市监管部门发布的消息,市民上传抓拍的交通违法图片、视频资料后,交警部门采用举报资料并决定给予举报人奖励的,将在10个工作日内,按举报人提供的银行卡号进行奖金兑付转账。  此外,也有一些“更安全”的领取举报奖金方式。此前,国家安监部门发布的办案举报奖励制度规定,举报人举报安全生产违法案件后,提交奖金领取申请并完成审批后,由监察部门、财务部门、办案部门各拟定一个4位数的密码,交由办案人员转交给举报人;举报人凭此密码到各级安全监督管理部门的财务部门领取奖金。财务人员在支付案件举报奖励金时,必须有监察、办案人员在场,并填写《广东省安全生产违法案件举报奖励金领取单》。责任编辑:

中国台湾网7月6日讯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报道,台湾新北市新店区中正路“乐活老人安养中心”今天(6日)上午7时冒出浓烟大火。院内收置20多名失智、瘫痪、疗养等老人。警消人员前往抢救,8时左右救出14名人员,其中3人在到医院前死亡。  据了解,屋内还有15人安全待救,详细起火原因仍待警方厘清。(中国台湾网 高旭)责任编辑:

原标题 “板凳没坐热,人就走了”——一些地方“任性”借调现象调查  新华社北京6月25日新媒体专电 题:“板凳没坐热,人就走了”——一些地方“任性”借调现象调查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  近期,记者在贵州、河南、福建、黑龙江等地下乡采访时,一些基层干部表示:上级部门连续借调骨干,基层“失血”严重,很多工作难以开展。而且,人事关系错配引起单位内部不团结,助长“求人办事”等不正之风。  在网络上,记者也注意到不少网友反映,有的地方部门或单位存在频繁借调、违规借调等现象,讲述个人在借调中进退维谷、有苦难言的尴尬遭遇,持续引发关注和热议。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就此展开了调查。  借调作为一种特殊的机关工作人员流动方式,原本是为了解决单位人手不足或专业性人才缺乏问题,但现实中借调“频繁、太随意”,甚至催生失序、失范借调等现象:时间越来越长、形式花样百出、变相违规借调。使得被借调者进退两难,基层“失血”。  记者在贵州省黔南布衣族苗族自治州某县采访时,一乡镇党政办主任曾先后2次、共9个月被借调到县委办任职。“会象征性发一个函、走个程序,下级单位哪敢拒绝?”这位主任还透露,现在上面下文,不能再在乡镇、科局“搞借调”,而是换了说法,叫抽调跟班学习。“换汤不换药,称呼不同而已。”  在贵州省铜仁市,一位县电视台人员也抱怨,单位有人被长期借到省级卫视工作,“搞得我们一个人干几个人的活。”其他不少地方的基层干部也向记者反映,仍然存在着大学生村官不在村,而是坐在乡镇办公室的情况。“毕业考过来,板凳没坐热,人就走了。”  在不少基层人士眼中,借调大多是在拼关系,获得机会本身就意味着迎来了升迁希望,而能不能留下更是至关重要。不少人以过来人身份说:“‘非关系户’要想留在上级单位,除了具备足够能力、付出巨大努力,时机和运气也很重要。所以大部分人都是折腾半天,最后借而不调。”  在互联网上,一些网友也讲出了借调人员的无奈与焦虑。有人反映,“我们单位领导小孩在基层就待了半年就被借调到县,后来留下来。而其他人,从哪儿来回哪儿去。”不少人比喻“借调”犹如拉磨驴前方挂着一根胡萝卜,看得到而得不到,只能一直熬下去。  记者采访发现,频繁的借调和长期借调都给被借调人员、借出单位带来诸多烦恼。离开了原单位,一些重要机会与借调人员就无缘了。  河南郑州某文化单位的小王曾有过一年被借调的经历,因为人事考核权在原单位,评优评先都轮不到她。“除了无尽的加班什么都没有。”她说,自己“忙到没朋友”,有人则“闲得飞起来”。所以,现在单位同事一听到上级借调,都躲得远远的。  黑龙江某省直部门二级单位的一名工作人员透露,自己被借调时,正要从副科提到正科,结果被耽误了。身边也有优秀同事要被借调,本部门领导压了5年,最后碍于上级情面还是放走。  福建基层公务员小生说,自己前段时间差点被借调。“我已经31岁了,好歹也是个小领导,如果借调几年回来,工作环境物是人非,想想都不划算。”而新疆基层公务员小卫曾有过借调经历,他认为借调本不是坏事,应客观看待。“唯一缺陷就是一年半时间在外地,耽误了找对象,把家里人急坏了。”  湖北工业大学公共管理系主任刘耀东表示,借调现象大量存在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最重要的原因是上级借调机关的“官本位”思想与官僚主义作风,导致政府部门职能转变不到位,放权不彻底,管了太多不该管的事情。  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教授夏正林曾刊文分析,有些借调不可避免,但实践中许多借调不因工作需要而产生。对借调单位来说,不借白不借,用人很实惠;对借出单位来说,虽负担加重,但能借机和上级搞好关系;对借调人员来说,能被上级赏识,混个脸熟也不错。这背后本质上还是权力的“任性”。  “任性”借调,若一边是少数“关系户”进步的暗道捷径,另一边就是大多数“陪跑族”的无奈辛酸,其容易滋生的基层“失血”、上级“懒政”等危害亟待治理。  夏正林指出,其实借人单位若人手长期不够,完全可以增加编制保证工作的正常开展;而借出单位的人员长期被借调或轮流借调,说明该人员原来的岗位并不是很有必要设置,就应当缩减编制。  福建师范大学行政管理系主任张铃枣则认为,政府机关、上级单位在人员编制和职能划分方面要进一步优化。对于非必要情况而长期占用基层借调人员的,编制办应予以清查。此外,与其频繁借调基层人员,不妨考虑建立完善对口单位上下级干部人员之间的定期进修、学习的交流机制。  刘耀东建议,要纠正政府机关在人员借调上的不当做法,除了通过完善制度建设,加大制度的执行力来纠正上级借调机关的官僚主义作风外,还要大力培育与发展社会组织,科学合理地向社会组织转移职能,最好通过完善政府向社会组织购买公共服务的方式来解决上级行政事务过多等问题。(参与记者:向定杰、宓盈婷、王烁、王君宝)责任编辑:

分类:威尼斯人注册送金币

时间:2016-10-02 08: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