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强降雨致安徽158.6万人受灾 8人遇难  中新网合肥6月23日电 (赵强)安徽省民政厅23日通报称,自6月18日以来的强降雨,已造成该省7市21个县(市、区)不同程度受灾,受灾人口158.6万人,因灾死亡8人、失踪2人。  截至23日9时初步统计,安徽省7市共有受灾人口158.6万人,因灾死亡8人、失踪2人,紧急转移安置群众9.3万人,农作物受灾面积142.9千公顷,倒塌房屋2045间,严重损坏房屋2389间,一般损坏房屋5069间,直接经济损失27.1亿元,其中农业损失9.8亿元。  面对日趋严重的灾情,安徽各地集中力量深入灾区查灾核灾,加强对转移安置人员的管理,及时下拨救灾款物,妥善安排好受灾群众的生活。同时,高度关注雨情、水情,随时准备应对新灾。  安徽省气象部门预计,未来三日雨带在该省沿江及长江以北摆动,主要强降水位于淮河流域,同时伴有短时强降水、雷雨大风等强对流天气,23至24日还有强降水过程。120208  气象专家提醒,近期淮河流域强降水及强对流天气多发,须关注淮河流域洪水及其汛情,防范强降雨可能诱发的中小河流洪水、沿淮城市内涝及山区山洪地质灾害。(完)责任编辑:

原标题:王儒林李小鹏的“新任务”  今天的山西日报头版,刊发了一条消息: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省长李小鹏在太原会见了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专职副组长李长江一行。李长江此行是率领部门联合督导组对山西省开展“扫黄打非”专项行动情况进行督导检查。  报道中称,王儒林会见李长江时说:要以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的此次督导检查为契机,以全面清查违禁出版物及有害信息为主要任务,以互联网为主战场,以开展专项行动为主抓手,“特别要大力推进网上\'扫黄打非\',依法打击网上淫秽色情等有害信息传播行为,严肃查处制售传播非法有害少儿出版物违法行为,切实净化社会环境、文化环境、网络环境,维护意识形态安全,促进社会和谐稳定”。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自2014年9月1日担任山西省委书记以来,保持反腐高压态势、重塑山西的官场生态,一直是王儒林的首要任务之一。  山西日报的上述信息表明,在继续深入反腐的同时,王儒林还要打一场网上“扫黄打非”战役。那么山西的“扫黄打非”形势如何?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又是一个什么机构呢?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早在今年1月15日,山西就召开了2016年“扫黄打非”工作动员会,对今年的“扫黄打非”作出了四项重点部署:一要全力查堵有害出版物及信息,坚决打击有害出版物及信息出版传播活动;二要全力维护好网上宣传工作阵地,使互联网空间清朗起来;三要全力打击“三假”违法犯罪活动,规范新闻采访秩序;四要全力治理文化市场,保持传统出版物领域健康有序。  “政事儿”发现,上述四项重点部署中,“规范新闻采访秩序”是山西“扫黄打非”面对的重要任务之一。2013年以来,山西发生了多起新闻敲诈案件。  2013年12月,全国扫黄打非办一次性通报了山西4起假记者案,有人假冒《山西青年报》等媒体的记者,对吕梁、忻州等地的单位和企业敲诈勒索。  2014年,山西开展了打击新闻敲诈和假媒体、假记者站、假记者专项行动,全年共查办各类非法出版、假记者敲诈勒索、制黄贩黄等案件约180起,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主管的中国新闻出版报报道称,这次专项行动刑事处罚人数为近年来最多。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专项行动的战果显示,除了假媒体、假记者,还有真记者实施的新闻敲诈。2014年2月,山西省扫黄打非办通报了两起真记者新闻敲诈勒索案,《经济与社会发展研究》杂志社等媒体有记者在吕梁、晋中等地敲诈。  今年4月29日,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官网中国扫黄打非网,曝光了吕梁“7.18”真假记者联手敲诈案,该起案件是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挂牌督办案件,“被告人马某利用新闻工作者的特殊身份,勾结被告人刘某,伙同被告人刘某某、李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借某杂志社新闻采访权利,利用企业对于排污问题曝光会给企业带来巨大负面影响的恐惧心理,向企业勒索钱财且数额较大,已经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构成敲诈勒索罪。”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履新山西省委书记之后,王儒林确定了“六权治本”的治晋思路,他提出的“六权”中,就包括监督权,舆论监督是其中的重要渠道。可见,通过打击新闻敲诈规范新闻采访秩序,也是山西“扫黄打非”部门的的重要任务。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王儒林、李小鹏5月10日会见的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专职副组长李长江,此前曾任国家质检总局局长,2008年9月因三聚氰胺事件引咎辞职,次年年底复出后出任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专职副组长。  中国扫黄打非网显示,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隶属于中央宣传思想工作领导小组,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办公室设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组成部门达27个:中央宣传部、中央政法委、中央编办、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办公室(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国务院办公厅、最高法、最高检、教育部、工信部、公安部、国家安全部、民政部、财政部、住建部、交通部、文化部、海关总署、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国家版权局、国家旅游局、中国民用航空局、国家邮政局、中共北京市委、解放军总政治部宣传部、武警部队政治部、中国铁路总公司等。  现任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组长是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中央宣传部部长刘奇葆。除专职副组长李长江之外,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还有多名副组长:中宣部副部长庹震,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局长蔡赴朝,中央综治委副主任、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中央综治办主任陈训秋,国务院副秘书长彭树杰,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吴尚之等。吴尚之还同时兼任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办公室主任。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庹震此前担任广东省委常委、宣传部长,去年7月调任中宣部副部长。在今年1月15日的第二十九次全国“扫黄打非”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他以中宣部副部长、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副组长身份,宣读《2016年“扫黄打非”行动方案(要点)》。  近年来,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的工作内容以打击非法及侵权盗版出版、扫除淫秽色情出版物及有害信息、整治新闻“三假”等为主。自2013年以来,每年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办公室都会推出以净化网络环境为主题的净网行动。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发现,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几乎每年都会派出督导组,到各地督导检查扫黄打非工作,除了山西,十八大以来还曾到江苏(2013年5月)、北京(2014年5月)、青海(2014年5月)、海南(2015年4月)等省份。    如上述,会见李长江时,王儒林表示,"扫黄打非"对加强党员干部教育管理至关重要,要以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的督导检查为契机,特别要大力推进网上"扫黄打非",切实净化社会环境。官场风气也是社会环境的一个重要环节,"政事儿"注意到,在发生塌方式腐败的山西,也有多名落马官员被通报个人作风混乱,多有通奸现象。  十八大以来,中纪委在通报落马官员被查出的问题时,多次采用"与他人通奸"表述,指出落马官员存在的生活作风和道德问题。对于深陷塌方式腐败的山西而言,落马官员的生活作风和道德问题,更为严峻。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梳理,山西落马的7名省部级官员中,金道铭、杜善学、白云(女)、聂春玉等4人,均被查出与他人通奸。山西落马的厅局级及以下官员中,运城市委原书记王茂设、山西省纪委原常务副书记杨森林、高平市原市长杨晓波(女)、晋中市委原副书记张秀萍(女)、山西省机关事务管理局原局长任云峰、山西省监察厅原副厅长谢克敏,河津市人民检察院原检察长刘少华等10余人,也都被查出“与他人通奸”。  上述官员中,白云、张秀萍、杨晓波均为女性官员。  白云已于今年5月10日受审,她当庭表示认罪、悔罪,法院将择期宣判。  张秀萍已于2014年11月被逮捕,她曾是金道铭下属,在山西省纪委跟金共事7年,担任山西省纪委常委等职。  去年1月,一张杨晓波嚎啕大哭的照片在网上流出。据媒体报道,杨在调查中承认自己“与多名上下级长期保持情人关系”;面对办案人员嚎啕大哭,泣泪忏悔:“自己以为自己是为了家庭,殊不知亲情比金钱重要,设想了一亿种自己的人生,规划了一千亿种,也没有想到我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我把人间最真的东西,用自己的双手抛弃了,我只想好好改造,虽然我很恐惧未来的生活,恐惧看守所,恐惧监狱,恐惧也得去呀,真的很难,对不起,救救我吧。”  履新山西省委书记以来,王儒林多次强调官员的作风问题,要求官员廉洁自律。  2014年11月30日,在山西全省学习讨论落实活动动员大会上,王儒林表示当时仍有官员在腐败问题上还不收敛令人震惊,落马官员“有的贪权、贪财、贪色,徇私枉法;有的生活糜烂、作风败坏、腐化堕落”。  去年10月,一段时长6分钟、以王儒林讲话为主的视频引发关注,这段视频是王儒林去年5月16日在山西“三严三实”教育活动启动仪式上的讲话,讲话中王儒林再次强调仍有官员不收敛、不收手,执迷不悟。他还举了一个例子,某国企领导权色交易就在被双规的前一夜,还约其中的一个情妇到宾馆寻欢作乐。有媒体报道称,该名国企领导是山西焦煤集团公司原副总经理刘生瑞,今年1月已被“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记者 王姝责任编辑:

日前,吉林省下发了《吉林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实施中问题解释,对子女数量的计算、生育政策、奖励政策的衔接等进行了明确界定。    关于生育两个子女和再生育的含义。“公民应当依法生育,提倡一对夫妻生育两个子女。”所称“生育两个子女”是指无论城乡、地域、民族一对夫妻均可以生育两个子女。“夫妻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再生育一个子女。”所称 “再生育”是指夫妻生育三个及以上子女。  “已生育两个子女,其中一个子女残疾,不能成长为正常劳动力的”中的“一个子女残疾”,是指根据原国家计生委《病残儿医学鉴定管理办法》(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令第7 号),经过省或者市(州)卫生和计划生育行政部门组织的医学鉴定,认为不能成长为正常劳动力的。  “户籍及居住地在边境县(市、区)的夫妻生育两个子女的”中的“边境县(市、区)”是指与外国地域毗连的县(市、区)。  包括通化市的集安市;白山市的浑江区、临江市、抚松县、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的珲春市、龙井市、安图县、图们市、和龙市;长白山保护开发区的池北区、池西区、池南区,共计13 个县(市、区)。只要夫妻一方户籍在这13 个县(市、区),并在这13 个县(市、区)居住的,均可以生育第三个子女。夫妻另一方户籍地的县(市、区)须承认其夫妻再生育的权利,并提供有关服务。   “因特殊情况要求再生育的”中的“特殊情况”主要包括以下情形:  (1)夫妻一方患不孕症,收养(包括违法收养)两个以上子女后怀孕和拟利用医学辅助技术手段再生育一个子女的;  (2)夫妻生育两个以上子女,均为残疾,不能成长为正常劳动力,医学上认为可以再生育的;  (3)夫妻生育了两个以上子女,需要用再生育子女的脐带血为其同胞哥哥或姐姐治疗血液疾病的;  (4)其他不可预知的个别情形。  子女数量计算  应计入生育数量的子女:(1)本人结婚生育和非婚生育的子女;(2)再婚夫妻再婚前一方或者双方生育的子女;(3)违法收养的子女。  不计入生育数量的子女:(1)再婚夫妻离婚后,另一方再婚前生育的子女;(2)被拐卖生育的未在身边的子女;(3)合法收养的子女;(4)本省居民与外国人或者港澳台居民结婚,外国人或者港澳台居民一方结婚前已有的子女以及内地居民与外国人或者港澳台居民结婚后生育的不在内地定居的子女。   1.2016年1月1日以后生育第一、第二个子女的夫妻,均为合法生育;2.2016年1月1日至2016年3月29日,生育三个及以上子女的,按原《条例》再生育规定执行;3.2016年3月30日以后生育多孩的,按本《条例》再生育规定执行。    1.2015年12月31日以前只生育一个子女的,仍执行生育时有效的法律、法规和有关奖励政策;2016年1月1日以后只生育一个子女的,不再享受有关奖励政策,不予办理《独生子女父母光荣证》。  2。夫妻享受独生子女父母奖励优惠待遇后生育两个及以上子女的,由发证单位收回《独生子女父母光荣证》,停止享受各项奖励优惠待遇。  3.2016年3月30日,夫妻按原《条例》未休完产假和护理假的,按本《条例》规定的产假、护理假天数顺延,已休完的不再补休。   1。未依法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以夫妻名义同居的、生育的,不享受本《条例》规定的婚假、产假和护理假待遇。  2。再婚夫妻与初婚夫妻同样享受本《条例》规定的婚假待遇。  3。职工结婚时双方不在一地工作的,除享受本《条例》规定的婚假外,所在单位应根据路程远近,另给予路程假。  4。按照《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2012年4月28 日国务院令第619号),难产的,增加产假15天,生育多胞胎的,每多生育1个婴儿,增加产假15天。  5。婚假、护理假不含公休日和国家法定假日;产假含公休日和国家法定假日,但不含其工作所在行业或者系统内部规定的假期。   不符合本《条例》规定的生育和再生育子女行为为违法生育。  根据本《条例》规定,违法生育分为以下情形:一是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以夫妻名义同居生育三个及以上的为非婚生育;二是不符合本《条例》再生育条件,超数量生育的为超生;三是男女一方或者双方在各自的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与他人同居生育的为有配偶与他人同居生育。  1。未依法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以夫妻名义同居生育第一、第二个子女的,不作为违法生育统计,不征收社会抚养费,但不享受婚假、产假、护理假待遇。  2。未依法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以夫妻名义同居生育第三个子女的,即使符合本《条例》规定的再生育情形,仍为违法生育,征收社会抚养费,按违法生育统计。    1。不符合本《条例》再生育规定再生育子女的为超生行为,征收社会抚养费。  2。符合本《条例》再生育规定,再生育子女未领取再生育服务证的,为合法生育。予以补办再生育服务证,享受有关休假等待遇。  3。一方户籍在外省(区、市)的夫妻,不符合本《条例》再生育规定,但符合外省(区、市)再生育规定,且在外省(区、市)领取了再生育服务证的,为合法生育。  4。符合生育或者再生育政策生育双胞胎或者多胞胎,子女超过本《条例》规定数量的,为合法生育。    1。有配偶与他人同居生育包括:有配偶与他人同居生育;有配偶与他人办理结婚登记手续重婚生育;有配偶与多人同居或者重婚生育。  2。有配偶与他人同居生育子女的数量,按“有配偶者”和“他人”生育的子女与双方原有的子女合并计算。  3。有配偶与他人同居生育,无论生育几个子女(包括生育第一、第二个子女),均为违法生育。  4。无配偶者,与有配偶者生育,无配偶者无论生育几个子女,也为违法生育。   1。从2015 年10 月29 日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定的建议》之日起,至2015 年12 月31 日修改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施行前止,不符合原《条例》规定生育两个子女的,为违法生育,但不再立案征收社会抚养费;已经立案征收社会抚养费的,撤销立案。  2.2015 年10 月28 日前,不符合原《条例》规定,但符合本《条例》规定生育两个及多个子女,已经立案作出征收社会抚养费决定的,继续征收;未立案作出征收社会抚养费决定的,不再立案征收。  3。不符合原《条例》规定,怀孕第二及多胎,生育在本《条例》生效后,并符合本《条例》生育、再生育规定的,为合法生育。   一、关于生育服务证办理问题  1。夫妻有生育第一或者第二个子女意愿的,可持夫妻双方身份证、户口簿、结婚证,到一方户籍所在地或者现居住地(居住1 个月以上)的村(居)民委员会申报,村(居)民委员会送乡(镇)人民政府或者街道办事处登记,由乡(镇)人民政府或者街道办事处发给一孩或者二孩生育服务证。  2。已经生育第一或者第二个子女,未办理生育服务证的,出具夫妻双方身份证、结婚证和子女出生医学证明,予以登记,补办生育服务证。  3。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以夫妻名义同居生育第一或者第二个子女的,申请人出具身份证、单位或村(居)婚育情况证明,予以登记,发放生育服务证。  4。有意愿再生育的夫妻,需提供夫妻双方身份证、户口簿、结婚证、单位或者村(居)出具的婚育证明,经夫妻一方户籍所在地乡(镇)人民政府或者街道办事处签署意见,报县(市、区)卫生和计划生育行政部门审核。符合再生育条件的,予以办理再生育服务证。  二、关于办理《独生子女父母光荣证》问题  1。申请办理《独生子女父母光荣证》的夫妻,应提供夫妻双方身份证、户口簿、夫妻双方所在单位或者户籍所在村(居)民委员会证明,由夫妻一方户籍所在地乡(镇)人民政府或者街道办事处予以审核办理。  2。未生育过子女的单身公民,收养一个子女,申请办理《独生子女父母光荣证》的,应提供民政部门出具的收养证明文件或者单位或者村(居)收养一个子女证明。  3。《独生子女父母光荣证》丢失或者子女十八周岁前未办理的,可以补办。  东亚经贸新闻记者 单立国责任编辑:

中国地震台网正式测定:05月31日13时23分在台湾新北市海域(北纬25.43度,东经122.41度)发生6.2级地震,震源深度239千米。震中周边300公里近5年来发生4级以上地震共192次,最大地震是2016年2月6日在台湾高雄市发生的6.7级地震。  责任编辑:

原标题:内蒙“盲井”案:矿方为私了“矿难”,买火化证明规避监管  记者 王丽娜  据知情人士表示,该案涉及的“人造矿难”,矿主一般不报告当地安监部门,因此没有事故组去核查“人造”矿难。矿主为息事宁人,避免当地有关部门获悉,矿方还会安排好将尸体运往矿难发生地以外的殡仪馆火化,花费3万元就能办妥相关死亡手续顺利拿到火化证明。  2016年5月30日,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人民检察院,对故意杀人伪造矿难骗取赔偿款系列案的74名被告人依法向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这起特大跨省系列杀人伪造矿难诈骗赔偿金案,因被告人人数众多、杀害17条人命被广为关注。  《财经》记者调查获悉,案件案发的导火索是在乌拉特中旗打工的90余名民工讨薪,由此意外揭开“矿难”真相,案发铁矿的矿主在事发后被逮捕。这起“盲井”式的系列杀人骗取赔偿案,何以发生?    在巴彦淖尔市乌拉特中旗东南部的一片苍茫草原中,一处露天的矿坑和废弃的设施,似在暗示着曾经被掩盖的真相。  这是位于内蒙古乌拉特中旗石哈河镇双盛美村的一处铁矿,矿区面积0.3666平方公里,由乌拉特中旗大安鑫海工贸有限公司开采(下称大安鑫海公司)。这片矿区,是一起特大跨省系列杀人伪造矿难诈骗赔偿金案的案发源头。  目前,该矿已停止生产。大安鑫海成立于2007年,公司主要经营铁矿石加工、洗选、销售,法定代表人是山东籍人赵乐喜。  6月13日,《财经》记者拨打赵乐喜此前的联系方式,经提示已属空号。乌拉特中旗法院于2015年6月作出的一份执行裁定书透露了铁矿老板的信息,赵乐喜已被乌拉特中旗公安局逮捕(取保候审)。但未明确赵乐喜被逮捕的具体原因。  这份裁定书中的事由是一起普通的买卖合同纠纷,当地一位个体工商户向大安鑫海公司出售了一台装载机,赵乐喜作为经手人签订了合同。装载机已交付使用,但欠下8万余元未给付。这名个体户起诉后获得法院支持,但欠款还是没拿到手,便申请强制执行。  但法院执行部门发现该公司已无财产可供执行,裁定书显示,“因大安鑫海公司在2014年12月前发生矿难,公司财产已抵债,法定代表人赵乐喜已被乌拉特中旗公安局逮捕(取保候审),无法送达执行通知书等。”因这名申请人也提供不了可供执行的财产线索,法院裁定终结本次执行,待具备执行条件时继续执行。  而在另一份由莱芜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钢城信用社申提出申请执行的执行裁定中,济南铁路运输法院裁定,查封大安鑫海公司在乌拉特旗石哈河镇的乌中旗石哈河镇南矿区铁矿的采矿权一宗。查封期限三年,这即是案发的铁矿。  据悉,该铁矿因债务纠纷引发了多起诉讼,目前都在执行中遭遇无财产可供执行的窘境。而这些案件的民事纠纷起诉时间多集中在2014年起。    是什么原因,使这家号称年生产规模6万吨的铁矿陷入多角债务的漩涡?  前述裁定书称,“因2014年12月前发生矿难,公司财产已经抵债。”该公司因为矿难支付了多少赔偿,尚不得而知。  据此前内蒙警方向媒体介绍,这起系列杀人伪造矿难诈骗赔偿金案系因工人讨薪并聚集上访,才惊动警方。  《财经》记者获悉,这是一群来自陕西安康的矿工,约90余人。2014年12月,由于大安鑫海公司拖欠电费停电而被迫停产。铁矿停产时,矿上已拖欠农民工们工资长达半年。由此,矿方和矿工们的矛盾激化。  据《财经》记者看到的一份申诉材料称,2014年2月,这些矿工来到该铁矿井下工作,由农民工工头和大安鑫海公司签订了矿山开采承包合同。至矿上停产时,“共拖欠民工工资达370万元,还有风险抵押金100万元(包工头垫付)据不返还。”他们找到矿上老板索要工资,但对方一直用各种理由拒不支付。后来工人们才得知,这家铁矿发生过矿工死亡事件,“由于私了赔偿,资金亏空较大”,无钱支付民工的正常工资。  一名工人张明(化名)称,该矿井有四五个井口,当时共有100余名工人,以陕西籍工人居多,“来到矿井几个月后,就从此前在这里井下工作的工人那听说了矿难事件。”工人们还听说,死亡的矿工并非一人。但对死亡人数的说法,未获官方证实。  2014年年底,年关将至,这些来自偏远山区的农民,因务工半年的工资拿不到手,便来到乌拉特中旗劳动保障等部门四处维权上访,并透露了矿方资金亏空的原因在于发生矿难后私了赔偿。  由此,这起“盲井”系列杀人骗赔案,才进入警方视野。  巴彦淖尔市乌拉特中旗警方介入侦查后,发现这是一起特大跨省系列杀人伪造矿难诈骗赔偿金职业团伙犯罪案件,并被命名为 “1.02”专案,由公安部挂牌督办。    经过近一年半的侦查、审查起诉后,5月30日,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检察院将艾汪全、王付祥等74名被告人提起公诉。  检方指控,艾汪全、王付祥等74人在山西、陕西、河北、甘肃、新疆、内蒙古6个省区故意杀害17人伪造矿难,骗取赔偿款,涉嫌故意杀人罪、诈骗罪、敲诈勒索罪、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职务侵占罪。  《财经》从知情人处获悉,这74人中的大部分嫌疑人均来自云南,多数人的籍贯集中在云南省盐津县,作案时间多集中在2010年至2014年。因每起“人造矿难”的作案人员并不固定,案件之间涉案人员互有交叉,有些互为亲属,警方从乌拉特中旗的铁矿案入手,顺藤摸瓜,查出了这起系列案件的涉案人员。  “嫌疑人的作案手法较为专业,分工明确,显然是有备而来。”这名知情人称。  74人中有的负责挑选被害人和寻找合适下手的矿井,有的人直接在井下实施杀人,“矿难”发生后有的假扮成亲属与矿方沟通赔偿事宜。案件中有不少女性嫌疑人,她们扮演的就是亲属的身份,到了矿上假装哭哭啼啼,“表现出很悲痛的样子,给矿主施加压力。”  首先是物色可下手的矿井和被害人。有的嫌疑人去物色受害者,有的去挑选符合作案条件的矿井,“比如管理比较宽松,审查不严,矿上安全预警系统不完善等。还有的到了矿上发现并不符合作案条件,就赶快撤走再去找别的矿。”选定煤矿后,主要决策者一起口头商量决定如何下手。  与这类人为制造矿难骗取赔偿金案类似,被害人的来源很难说清,他们持有从嫌疑人处借来的身份证到矿上打工,被杀害后,被快速火化,随后骨灰被丢进马桶里冲走。因此,受害者的真实身份很难查清。  他们的作案方式,一般都是在矿下作业时,在被害人附近放置炸药,在被害人还未撤离时就起爆,或者是制造垮塌被害人被砸死等现象。“有时,还会再对受害人进行毁容,目的是让辨认尸体更加困难,不太好比对出受害人的真实身份。”  据知情人士称,受害人人数不止17人,有的嫌疑人交代的案件线索,目前还在核查中。  嫌疑人制造一起“矿难”,和矿方签订私了协议,拿到的赔偿在50余万元至80余万元之间,赔偿标准都在每个地方的具体赔偿标准之上,“感觉应该也是事先进行过咨询”。参与案件的嫌疑人,各自分到的钱也不相同,角色重要的能一起案件一次性分到20多万元,参与赔偿谈判的能分到两三万元。    从该案抓捕的公开报道中,或可拼凑出此案的一些要素。  云南盐津县公安局在2015年3月,接到内蒙古乌拉特中旗公安局的协查通报,要求协助对 “1.02”系列杀人骗赔犯罪团伙成员实施抓捕,盐津警方迅速采取上网追逃、周密布控抓捕、规劝投案自首等手段开展工作。  据此前昭通市盐津县公安局的通报称,内蒙古“1.02”系列杀人骗赔犯罪团伙,盐津籍涉案人员多达50余人。仅截至2015年5月6日,盐津警方共计为内蒙古乌拉特中旗警方抓获犯罪嫌疑人24名,其中规劝自首4名。  针对在逃人员,公安部为此发布了通缉令?比如名列公安部A级逃犯的汪强文,云南盐津县人,现年34岁,他在警方的通报中被描述为“身高1.62米左右”“体态偏瘦”。  公开信息显示,2015年8月,汪强文在云南省德宏州陇川县的一出租房内被云南德宏州警方抓获。有的犯罪嫌疑人还藏匿于缅甸境内的煤矿。根据德宏州警方向缅甸方面的通报和协作要求,嫌疑人郭某鸿和张某华在缅甸被抓获,这两人也来自云南盐津县。  该案的抓捕获得了云南、浙江、山西等地警方的配合。此前各地警方有一些零散通报公开。  如山西左云县警方2015年4月的通报称,内蒙古乌拉特中旗警方向左云县公安局提供了一条线索信息,涉嫌多起杀人案的在逃嫌疑人张吉勤已流窜至左云县区域。“经过多方面的内调外查,张吉勤曾在左云煤矿干过活,近日又来找活藏身。”  张吉勤被抓获后,经审讯查明,35岁的犯罪嫌疑人张吉勤于2013年4月,伙同黄某等5人,在甘肃省张掖市一煤矿井下杀害一名工友伪造矿难,涉嫌诈骗矿方赔偿款86万元,后来在内蒙古等地又犯下多起命案。  浙江苍南警方的对外通报称,29岁的艾某,在这起系列案件中,涉嫌参与3起人为制造矿难,个人先后共分到84万,案发后艾某潜逃至一家货运公司做搬运工。  据了解,目前该案的被告人由家属聘请律师的很少。根据刑诉法规定,被告人有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的,应当为其指定辩护人。目前,巴彦淖尔当地的一些律师事务所已经接到了指定辩护的任务。  有多少名被告人将获得指定辩护?负责此事的巴彦淖尔市司法局婉拒了采访。    电影《盲井》,展示的就是起了谋财害命之心的犯罪者,诱骗打工者到矿井工作并将其害死在井下,以假象向矿主索要赔偿的故事。  据悉,电影是根据真实案件改编。“盲井”式犯罪在公开的媒体报道中偶有可见,并且多发生在此前十余年的煤炭“黄金十年”。  一方面是犯罪者、嫌疑人自身兴起的作案动机,加之此类案件不能张扬的特点,在不少案件中,呈现乡亲之间、家族化的犯罪人员构成;另一方面,矿主息事宁人、私了的心理,也助推了一些人铤而走险。  “矿难”私了赔偿本身有悖于法律。比如,根据煤矿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规定,煤矿发生事故后,事故现场有关人员应当立即报告煤矿负责人;煤矿负责人接到报告后,应当于1小时内报告事故发生地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负责煤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的部门和驻地煤矿安全监察机构。  但据此次系列案件的知情人士表示,该系列案涉及的“人造矿难”,矿主一般都不报告当地安监部门,因此也没有事故组去核查“人造”矿难。  矿主为了息事宁人,避免当地有关部门获悉,为不走漏风声,矿方还会安排好将尸体运往矿难发生地以外的殡仪馆火化,“不会将人送到医院,直接送到殡仪馆,大多选择远一点、非当地的殡仪馆。”  而八部委《关于尸体运输管理的若干规定》明确,凡属异地死亡者,其尸体原则上就地、就近尽快处理。严禁私自接运尸体。  同时,《殡葬管理条例》规定,火化遗体必须凭公安机关或者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规定的医疗机构出具的死亡证明。  前述知情人称,在该案中,有的矿方将尸体送往异地的殡仪馆,花费3万元就能办妥上述手续顺利拿到火化证明。  这些因素,是否就是“盲井”犯罪频发的外在原因?  目前,此案的具体案情还有待于进一步披露。  《财经》记者获悉,讨薪的矿工们意外揭开了这起系列杀人案的盖子,但矿工们只是讨到了部分薪水。张明称,后来在政府部门的介入下,“矿方才拿出了70余万元,但矿上共拖欠工人工资300多万元,剩下的至今还没拿到。”  因为煤矿行业近年来不景气,这些被欠薪的农名工,“不少人都转行去做别的了。”责任编辑:

分类:威尼斯人注册送金币

时间:2016-03-16 09:0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