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23万片金箔薄如蝉翼 贴上去要过18道关  记者 顾爱刚    峨眉山金顶十方普贤像于2006年6月18日落成至今,已历经十载,为满足广大游客愿望,峨眉山佛教协会决定耗资2000万元,为十方普贤像重装金身。  5月15日上午,峨眉山金顶十方普贤像贴金工作正式开始。据施工方介绍,整个贴金面积1600平方米,最终将贴完薄如蝉翼的23万片金箔,整个过程需要历经18道工序,预计7月20日完工。届时,金顶十方普贤像将以崭新面貌呈现在游客面前。      15日上午,降了一夜大雪之后的峨眉山金顶开始放晴。10时许,在经过简短而庄重的法事仪式后,贴金工人张师傅为十方普贤像贴上了第一片金箔。  早在今年3月25日起,十方普贤像就进入封闭维护阶段,施工方开始搭建脚手架。“在经过前期一系列准备工作后,终于进入了贴金环节。”施工方表示,此次十方普贤像贴金维护,将使用99.99%的纯金,预计贴金面积1600平方米,将覆盖佛像基座以上全部表面。  据峨眉山景区管委会相关负责人介绍,2006年6月,历时3年的恢复重建华藏寺及塑造十方普贤圣像工程顺利完工。高达48米的十方普贤像由台湾地区著名建筑师李祖原设计、重达350吨,是目前世界上最大、最高的十方普贤佛像。  “但受限于当时的客观条件,十方普贤像并未贴金。”该负责人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当时采用金属氟碳漆工艺,历经10年,当年喷涂的金属氟碳漆已有部分退化。为满足广大游客愿望,峨眉山佛教协会决定耗资2000万元,为十方普贤像重装金身。      今年快50岁的张师傅是绵阳人,他已有20年的贴金经验。十方普贤像封闭了快2个月了,为何才开始贴金?张师傅介绍说,整个贴金可不像想象中粘贴上去即可,其工序共有18道,在正式贴金之前就有16道准备工序,包括搭架、除旧、清补、打砂、刮灰、喷漆等。  “光清补、打砂就要反复进行三四遍。”张师傅介绍说,必须要把表面处理平滑,不可有灰尘等污垢,然后在喷完金属氟碳底漆和面漆后,还需要喷两遍金胶油,这才可以进入最重要的贴金环节,最后一道工序则是喷保护面漆。    据张师傅介绍,传统工艺制作金箔,是以含金量为99.99%的金条为主要原料,经化涤、锤打、切箔等十多道工序的特殊加工,轻如鸿毛,薄如蝉翼,一般厚度约0.12微米,通俗地讲,比一张纸烧成灰还要薄。  “金箔标准规格为边长9.33cm的正方形,每克黄金可以打制成约0.5平方米的纯金箔,厚度为0.12微米。”施工方相关负责人介绍说,为了确保耐久,这次为十方普贤像定制的金箔厚度要比正常的厚一倍,即厚度为0.24微米。    “由于金箔非常薄,用手根本无法拿起,真金箔手触即碎。”张师傅介绍说,买来的金箔都是夹在两张毛边纸中,类似手机膜,一般要配以专用的镊子才能夹起。  张师傅称,由于贴金对环境要求较高,不能有风有水雾,但金顶的气候多变,虽然搭建了脚手架全封闭施工,但有时风大还是要吹进来、雨漏进来。所以必须得非常谨慎。  另外,在贴金时,动作一定要轻,即便是工人呼吸都必须很轻,不然金箔很容易皱;同时,金箔之间的接头也不能重叠过多,否则就看出接痕,“完美拼接当然是最好,常规情况下,重叠部分不能超过2毫米”。  据张师傅介绍,给十方普贤像贴金箔最难的并非头顶佛珠等不规则区域,而是脖子等处,因为贴金自上而下,这些地方无法将脚手架搭进去,也不能踩在下方已经刷了金胶油的地方,所以贴起来将会比较麻烦。    据张师傅介绍,在贴完金箔之后,最后则要在金箔外面喷保护面漆,之后就不需要再做特别的保养和维护了。根据业主方提出的质量要求,所贴金箔至少要保证60年时间。  如何避免人为破坏?根据该工程规划方案,十方普贤像的基座部分将不贴金箔,游客将不能触碰到贴金箔的位置,并且,刷了保护面漆后,金箔也会非常牢固。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此次贴金过程将通过安装在内部的多个摄像头,向游客进行全程直播。记者注意到,不少游客昨日对此兴致盎然,“虽然没看到十方普贤像是个遗憾,但是见证了塑金身的过程,这是更有趣的另一番经历”。  来源:成都商报责任编辑:

国际在线报道:美国时间5月17日中午,据《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阿里巴巴这个全球最大的电子商务公司的董事长马云,在白宫跟美国总统奥巴马进行了一场会谈。  据报道:记者看到马云和几位助手以及至少两名保安离开白宫。马云除了说会议进展很好以外拒绝评论。“非常好,”他一边说着,一边坐入了一架黑色轿车的后座,车子位于在艾森豪威尔执行办公楼旁的17街和州际广场交界。  阿里巴巴拒绝对此评论。责任编辑:

中新网北京6月30日电 (记者 李金磊)8.7亿元扶贫资金闲置或损失浪费、10家央企中发现47起重大违纪违法问题线索、有的部门和所属单位利用部门权力或影响力取得收入、实体经济融资“难、贵、慢”问题仍未有效解决……审计署29日公布了针对中央部门、央企、金融机构以及多个专项资金的审计报告。“体检结果”究竟如何,哪些问题比较突出,中新网(微信公众号:cns2012)记者为您一一梳理。  6月29日,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国务院关于2015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 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      6月29日,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受国务院委托,向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一次会议作了《关于2015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同时,审计署发布了43个中央部门(含审计署)、10户中央企业、5家金融机构、6个重点专项的审计结果。  在中央部门方面,审计工作报告指出,有的部门和单位执行“三公”经费和会议费等管理制度未完全到位。在公车方面,20家所属单位存在公务用车运行费超预算、超标准购置公务用车等问题,涉及金额623.27万元。  报告还提到,有的部门和所属单位利用部门权力或影响力取得收入。如,民政部、中国环境科学学会、老年人才信息中心违规开展评比达标或资格考试等活动,从中收费1351.48万元。  “违规套取和使用资金问题还时有发生。”报告指出,教育部等7个部门和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等37家所属单位有9.24亿元未纳入部门预算管理,如昆明海关将走私物品处置收入1197.95万元存放账外,用于业务经费、发放福利等。      此次还审计了南航集团、中铝公司等10户中央企业的2014年度财务收支情况,涉及石油化工、航空、军工、冶金等领域。结果显示,此次审计发现47起重大违纪违法问题线索涉及295.02亿元,其中16起涉及金额均超过亿元,94名责任人员中有26名为企业负责人。  审计署企业审计司主要负责人表示,这些问题线索多发生在权力集中、资金密集、资源富集、资产聚集的关键部门和岗位,主要包括涉嫌滥用职权造成重大国有资产损失、利用职权输送利益、贪污受贿、挪用公款、违规投资入股等。对查出的这些问题线索,审计署已依照有关法律法规,移送纪检、监察或司法机关等查处。  审计结果还显示,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中国电子、中国海油、港中旅集团等7户企业所属的8家单位违规发放津补贴等591.23万元,涉及64名单位领导班子成员;10户企业所属的70家单位存在违规购建楼堂馆所、超标准办会购车、公款旅游、打高尔夫球等问题涉及11.16亿元。  资料图。 中新社记者 洪少葵 摄      中新网记者注意到,2015年审计了农业银行等5家金融机构,户数较2014年增加,涉及范围更广。审计结果显示,实体经济融资难、融资贵和融资慢的问题仍未有效解决。  据调查,小微企业为获得信贷支持,不仅需要在利息之外承担其他费用,而且往往需增加担保和评估环节,延长了审核时间,不利于保证生产经营的资金需求。  “商业银行资产质量下降。”审计署金融审计司主要负责人指出, 8家重点银行2015年依然出现不良余额、不良率双升的趋势,不良率分别较年初增加0.11至0.88个百分点,资产质量潜在风险不容忽视。  此次审计还发现,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光大集团、农业银行、人保集团、国寿集团、太平保险5家金融机构存在超标准购车、在风景名胜区开会等问题7262.3万元。  资料图。中新社记者 泱波 摄  此次还对地方政府债务、扶贫资金、保障性安居工程、工伤保险基金、水污染防治及相关资金、矿产资源开发利用保护及相关资金等6个重点专项进行了审计。  在社会较为关注的扶贫资金方面,此次审计重点抽查了17个省的40个县。这40个县2013年至2015年收到财政扶贫资金109.98亿元,审计了50.13亿元(占45%)。结果显示,有1.51亿元扶贫资金被虚报冒领或违规使用,其中,17个县的25个单位将2194.78万元用于弥补业务经费和发放福利等。  结果还显示,有8.7亿元扶贫资金闲置或损失浪费。抽查的50.13亿元扶贫资金中,至2016年3月底有8.43亿元(占17%)闲置超过1年,其中2.6亿元闲置超过2年,最长逾15年;17个县的29个扶贫项目建成后废弃、闲置或未达预期效果,形成损失浪费2706.11万元。  审计署农业审计司负责人透露,据初步统计,截至今年5月底,各地采取追缴资金、统筹整合、加快资金下拨等方式,已追回或盘活扶贫资金2.02亿元。已有22人受到党纪政纪处分处理。审计署将继续跟踪后续整改情况,进一步督促审计发现问题整改到位。(完)责任编辑:

原标题:柳州“问题牛奶”追踪:涉事奶牛场拟被罚31.49万,涉及幼儿园增至46所  新京报快讯 (记者涂重航 实习生路晓)据柳州广播电视台APP“在柳州”报道,今天下午,柳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就红日奶牛场涉嫌违法生产食品案举行新闻发布会。涉事奶牛场拟被罚款31.49万元,涉及幼儿园由此前报道的30所增至46所。     在会上,柳州食药监局称,鉴于红日奶牛场存在涉嫌未经许可生产、标注虚假生产日期、标注过期失效的生产许可证号等违法行为,柳南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拟对其处以没收违法产品、设备、工具,并处罚款31.49万元,并依法吊销该奶牛场生产许可证。  此外,本次事件涉及的幼儿园由此前报道的30所增至46所,共波及柳州市9000多名幼儿,但发布会并未公布46家幼儿园名单。  相关负责人表示,柳州市卫计委已从5月20日开始安排涉事幼儿园幼儿进行体检,现已有33家5270名幼儿参加体检,已出3481份体检报告。“目前尚未发现集中疫情情况爆发,市疾控部门也未收到群体关于幼儿流鼻血、便血、腹痛腹泻的群体投诉。”     不过据多位家长反映,此前涉事的西船幼儿园家长已统计过一份该园幼儿所出现症状的详细记录,并由几位家长代表于5月17日上交给市政府。记者查看其中部分内容,发现有许多孩子的记录中均写着“流鼻血、肚子痛”等症状。  此外,近几日亦有家长带孩子来到柳州市人民医院、柳铁中心医院和广西妇幼保健院等医院进行体检,一些孩子在做过B超和血液检查后,医生给出的结论是“胃肠功能紊乱”和“淋巴结炎”。  据报道,目前公安机关已介入协助食药监部门对该案开展调查。而在此前,柳州市柳南区检察院也已经介入此案。  在发布会上,柳州市食药监部门并未表示是否会就此次涉事奶牛场的产品按照国家标准进行二次监测,并称“经调查,进入幼儿园的产品为许可范围内生产的含乳饮料,并不是大家通俗所说的‘毒牛奶’或‘问题牛奶’”。责任编辑: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近几年,微整形成了爱美人士尤其是女性朋友追求自身形象完美的一种所谓捷径。然而,当追求美丽遭遇假药和非法医疗的时候,爱美人士面对的可能就是伤害和终身悔恨了。  今年5月,江苏常州警方接到受害人宋小姐报警称,因为在非法医疗机构接受假药微整形手术,导致自己右眼几近失明。  2015年初,宋小姐认识了一名马姓女子,在随后的交往中,马某多次向宋小姐推荐微整形手术。爱美心切的宋小姐经不住美丽的诱惑,接受了马某的建议,前后花费1万多元,从马某处购买了不少药品,并接受了由马某和其丈夫李某实施的几次微整形手术。  今年三月底,宋小姐想再做一次隆鼻,先找李某和马某买好了玻尿酸,但因为李某和马某不在常州,就找到了也在做微整形这一行的熟人高某为自己注射。当天上午,她到朋友高某的家里接受微整形隆鼻手术。可是高某给自己打针时,自己突然感到一阵剧痛。宋小姐说当时她的眼睛就完全看不到了。  接到报警后,民警和宋小姐一同前往当地医院做检查。据医生介绍,由于注射玻尿酸进入血管,导致了眼睛的部分功能坏死,可能会导致失明。  在受害人宋小姐带领下,民警找到了宋小姐当时做微整形手术的所谓美容院。  面对民警和宋某,高某辩解道:“药不是我的呀!药是她拿给我的!药还在这里,一开始我就说了这里面有问题,然后她还说呢……”  宋小姐说:“医生也说了,跟这个药没关系。是你打到鼻子的时候,触及眼睛那边的神经了。”  民警随后依法搜查了该美容院。高某经查并没有行医资格证。  警方在高某的“黑诊所”里发现了一些简易的医疗设施和一批注射药品,药品上没有中文和批准文号,属于我国法律认定的假药,微整形手术的环境也十分简陋,根本没有灭菌措施。  不久后,医院传来检查结果,医生确诊宋小姐的右眼视网膜坏死。可能难以复明。得知这一情况,宋小姐十分伤心和后悔。  宋小姐伤心之余,想起带自己开始微整形的李某和马某夫妇,怀疑他们也涉嫌贩卖假药和无证行医,遂向警方举报。办案民警分成两组,一组追踪高某购买假药的上线,另外一组对李某和马某夫妇展开追踪。经过近一个多月的缜密侦查,5月上旬,警方成功抓获犯罪嫌疑人5人,打掉一个四层的假药销售团伙。  经审讯,这个团伙的上家为安徽女子陈某,她从非法渠道低价批发购进均价四五百元一支的肉毒素、溶脂针、抑制酶等药品,通过微信加价卖给上海女子吴某,而吴某再转给无锡的马某夫妇以及常州的高某等下家。  警方介绍,李某、马某、高某等人除了销售假药外,还涉嫌非法行医。马某夫妇都没有行医资格证。  在审讯中这些犯罪嫌疑人供述,他们在操作每种微整形项目之前,往往只经过短短两三天的所谓培训,而培训他们的人也没有任何职业资格和培训资格,收费标准在八千、一万。  被抓获的犯罪嫌疑人李某和马某,都只是经过几天的所谓培训后,就开始了自己的微整形“事业”,他们从事非法微整形将近一年,给十几个人进行过微整形手术。  那么,这个“地下微整形”是怎么经营运转的?他们的药品又是从哪里来的呢?嫌疑人李某向我们讲述了这个非法行业的很多内幕。  犯罪嫌疑人李某交代,像他们这样的非法微整形从业者寻找的第一批客户往往是亲戚和朋友,同时,这些人也是练习所谓手艺的“对象”。如果手术没出什么事,他们再委托这些亲戚朋友四处介绍,积累自己的客户群。  李某交代,他手里的微整形药品和器械都是从非法渠道获得的,至于药品是否是假药,有什么样的疗效他自己根本没有分辨能力。  李某和妻子马某本来有正式的工作,但是接触非法微整形后发现这是个暴利行业,两个人把工作都辞了,专门来微整形。  李某说:“这个‘工作’挺轻松的,随意给人戳几针就可以赚个千把元。听人家讲,包括身边也有人确实有赚到钱的,轻轻松松几个月赚几十万的大有人在。”  李某说,他和妻子马某进入这个行业之后,才知道身边已经有四五个熟人早就在做“地下微整形”,而自己的微信朋友圈里“同行”更多。  李某的妻子马某目前怀孕,警方出于人性化考虑,允许李某和马某取保候审,但他们最终同样要接受法律的制裁。责任编辑:

分类:威尼斯人注册送金币

时间:2016-05-03 04:0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