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游戏公司 Zynga 的 CEO 马克·平卡斯(Mark Pincus)  北京时间 3 月 11 日消息,据《彭博新闻周刊》报道,社交游戏公司 Zynga 的 CEO 马克·平卡斯(Mark Pincus)日前接受了美国著名脱口秀主持人查理·罗斯的专访,谈论了 Zynga 新推出的自有游戏平台以及与 Facebook 的关系等话题。他表示,Zynga 从与 Facebook 合作之初就有自立门户的计划,而且也没有受到 Facebook 的阻挠。      我们的目标,是通过游戏将来自世界各地的十亿人联系在一起。我们非常希望能保证大家每时每刻都能找到有趣的玩伴,无论大家在什么时间上 Zynga.com 看一看,我们都会告诉大家有多少人在线。在每天的高峰时间,我们的在线玩家多达 200 万人左右。现在大家也能来我们的网站玩 CityVille(Facebook 平台上最热门的 Zynga 游戏)了,比方说,如果你想新建一座机场,只需在 Zynga.com 上开工,然后在几分钟之内,在线的好友和其他玩家就能帮你建成它。所以,我们希望能不断消除社交方面的矛盾与隔阂,带给大家越来越轻松的游戏体验。  我们正在进行的另一项工作,是拓展 Zynga.com 上的游戏,通过与第三方游戏开发商开展合作来加倍提升游戏的多样性和深刻性,在第三方游戏开发商和玩家之间搭建一座桥梁。    说到这两个平台,有些事情很有趣。首先,大家在 Zynga.com 上玩游戏时,其实也是在 Facebook 上玩游戏。这其实加倍增强了我们与 Facebook 的合作关系。在 Zynga.com 上,用户只需点击一个按钮即可用 Facebook 的帐号来登录。然后,用户在我们的网站上玩的游戏和他们之前在 Facebook 上玩的一模一样,好友、个人资料与身份也都没变。用户在我们这里买东西时,其实还是在使用 Facebook 的支付系统,而 Facebook 也将获得与以往相同的收入。总之,这对我们和 Facebook 来说是“双赢”。至于两个平台各能赢得多少用户,我也不知道。    哦,没有。早在刚开始与 Facebook 合作时,我们就有这样的构想。没有人感到意外,而且我们还在这件事上进行了合作。    这是一种非常好的良性关系。我们两家公司之间有着全方位的密切合作,每周都会碰头。我认为 Facebook 在几年前意识到,社交游戏是其核心服务之一,是其社交网络体验的一部分。于是他们决定不断增加对社交游戏的投资,甚至还围绕这一领域成立了专门的业务部门。而我们公司则一心一意依托 Facebook 发展,因为我们认为在创新与打造伟大的游戏平台这方面,他们比其他任何人都给力。  马克和我在工作上合作密切。大家也知道,我是 Facebook 最早的投资者之一。最近几年里,马克和我每过几个月就一起吃顿饭、聊一聊近况。我们之所以非常合得来,是因为我们有着相同的公司发展理念,都希望为世人创建能长期存在的重要服务。    我可不觉得自己是什么精于算计的谈判家。我所关注的,是我们公司的长期发展路线——我们一定要赢。我在这条路线上没有妥协的余地,在重大问题上我绝不动摇。    真的非常重要。我们看到移动确实为社交游戏市场带来了增长,也看到移动游戏的下载量、安装量以及玩家数量迅速增加。我认为人们比较容易接受“应用内购买”这一概念,而且它有助于让人们更乐于购买虚拟物品。    在过去五六十年中,电视一直是联通世界的一大主要媒介:无论你住在哪里,无论你有没有钱,你总有办法找台电视看。未来几十年内,智能手机有望成为新媒介,而且我认为游戏将成为人们在娱乐休闲领域的“头等大事”。

  Stephen Wolfram 是一个天才,关于数据的一切,很少有人比他更精通,毕竟他是 Mathematica 以及 WolframAlpha 的发明者。最近,他利用了数据制作了一份个,让我们一起来看看。  第一张图片展示他自 1989 年到 2012 年间发电子邮件的记录。其中 1989 年至 2002 年间,他发邮件的时间都非常不规律,之后便趋于稳定。Stephen 说他会在一天中的任何时候发电子邮件,甚至在午餐小憩的时候也会发。生活基本上两点一线:邮件、睡觉。一般他会在凌晨 3 点入睡,然后在上午 11 点时起床。  不过,为什么从 1989 年到 2002 年,他发电子邮件的时间如此不规律——作息时间如此不规律?他解释,那段时间里,他正投入大量的精力到《A New Kind of Science》这本书中。而当 2002 年,这本书终于完成之后,他就开始规律作息的生活。  第二张图片也与电子邮件有关。这张图片统计了 Stephen 每日、每月发送邮件的频率,同样,是从 1989 到 2012 年,我们会发现这频率在增高,其中一个高峰在 2009 年。原因是,Stephen 公司的项目越来越多,而在 2009 年正好是 WolframAlpha 上线的时候,所需要的准备也相当的多,大量的沟通成为必要。  第三张图片依然和电子邮件有关,看来收发电子邮件是 Stephen 主要的日常沟通手段。这张图片显示他月均接收到的电子邮件的数量,随着公司的发展,他收到的邮件也越来越多,不过从另外一个方面也证明他直接联系的人很多,公司实际上没有很好的管理。而近期电邮收发数量有所下降则反映了公司得到了更好的管理。  总之,如果把 Stephen 每天接受的和发送的邮件算在一起,那么就是下面这个图:  而从 2002 年开始,Stephen 每天每天敲击键盘的次数,从上方的分布图而言,和 Email 的分布图在图形上是基本一致的。有趣的是,他还记录自己敲击每个按键的次数,意外的发现,退格键(backspace)的敲击次数占据了 7% 的比例,这是他以前没有想到的。  除了电子邮件以外,他还统计了自 2000 年以来,记录在日历上的事件。我们可以看到,自 2002 年后,日历上的事件开始增加,而且 2002 年之前的事件是很少的,这和他花大量的精力和时间投入到《A New Kind of Science》有关。然而,书完成了之后,他就开始投入更多的精力到公司事务上,随着事务的增加,一些例行的事务也开始增加。  Stephen 提到他管理公司的方式是通过电邮和电话“遥控”,因此电话的数字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数据统计。从分布图来看,频率和发电邮的频率相差不大。  如果就 Stephen 的一天而言,各个时间段会去做什么事情,则可能是以下的趋势:  另外,他还记录了完成《A New Kind of Science》所花费的时间。我们可以看到,这本书集中写作的时间在 2001 年。但,书的第十二章则从 1999 年开始不停的编写和修改,所花费的时间和精力是最多的。  尝试以数据诠释自己的人生的,不止 Stephen 一个,我们曾经报道过 ,他是信息图天才,从 2005 年开始就用信息图的方式制作个人年终总结。然而,两者的风格并不一致,Nicholas 更加有设计感,更加注重图形化表达,而 Stephen 则更加注重数据本身,更加喜欢从更多维度出发去捕捉、统计数据,说不上孰优孰劣。  只是,如果要我制作这么一份数据,应当如何做呢?

  北京时间 3 月 20 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在收购了合作伙伴爱立信(Ericsson AB)公司后,索尼今年或将增大在美国等市场的广告开支增加到 2011 年的三倍,目的便是更好的推广自己的手机产品。  索尼移动通信部门的首席营销官史蒂夫·沃尔克(Steve Walker)表示:“在一些重要市场,我们将把在市场推广方面的投资增加到 2011 年的两到三倍,这些市场包托有英国、德国、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等。”  索尼斥资 15 亿美元巨资成功接管了智能手机制造商索爱移动通信 AB,以将视频广告与索尼产品进行内容整合,目的便是为了同三星的 Galaxy 系列产品以及苹果的 iPhone 产品等展开直接竞争。  “这一举动表明索尼在离开了手机业务 10 年之后将重返移动领域,在整个市场不断扩大的同时索尼也需要扩张自己的市场份额”沃尔克说道。  据悉,索尼的相关创意广告视频将由屡获殊荣的美国导演韦斯·安德森(Wes Anderson)执导,名为“图像制造(Made of Imagination)”,此视频时长 60 秒。  在广告视频中的索尼的 Xperia 系列手机是由可爱的孩子们想象出来以及设计的,因为小孩子的想象力通常更加广阔,而且想象力是发明、发现及其他创造活动的源泉。此外,索尼还将通过印刷品、数码设备、户外平台以及零售店平台等一系列手段对该公司的手机产品进行推广。

  谷歌和 Facebook,一个是高科技产业的霸主,一个是互联网时代的新贵,在 IT 人士看来,前者是世界上最具工作乐趣的企业之一,并且能提供极具竞争力的待遇;而后者则是个初生的孩子,但拥有庞大的潜力。近两年来,跳槽到 Facebook 的谷歌员工越来越多,包括谷歌地图之父拉尔斯拉斯穆森在内的诸多谷歌高管都选择了 Facebook 作为下家。那么这两家互联网巨头的工作环境又有何不同呢?  曾经在谷歌和 Facebook 都工作过的大卫·布拉金斯基为我们道出了在两家企业工作的不同之处。    布拉金斯基说,谷歌人更重视研究和解决高难度的问题。在谷歌,所有事都必须精雕细琢,每一行代码都要写得很完美,每一个程序从一开始就为大规模的用户量而编写,有一大堆专家来专门审查程序的设计过程。  而在 Facebook,只有在需要解决某个问题时,员工才会着手去做。大多数时候,Facebook 的员工不会对项目进行调研,也不会去请教专家该怎样以“正确的方式”去做某个项目,他们所做的就是:坐下来,泡杯咖啡,开始写代码,然后保证这些代码能顺利运行。    不夸张的说,谷歌是由工程师们建立起来的。布拉金斯基说:“只有在技术上达到高难度和高标准的项目才算完成了。”在谷歌,决定项目成败的大多是软件工程师们。  而马克·扎克伯格则是“产品为王论”的大力提倡者,他花费大量时间来改进产品的用户体验,把网站的视觉效果和使用感作为最重要的评价指标,因此在 Facebook,设计师们的话语权更大。  谷歌的规模真心庞大,Facebook 就小多了  在谷歌,可能有许多个团队为同一个项目工作,而他们彼此之间完全不认识,这就是一个有三万多名员工的 IT 企业的现状。当然这带来了文化的疏离感和员工间的不认同感,“有许多团队认为别的团队根本没有存在的必要”,布拉金斯基说。  Facebook 的扩军进程虽然非常迅速,但要达到谷歌的员工规模显然还有一段距离。在 Facebook 工作的员工也许没法儿认识公司的每一个人,但他至少也能跟四分之一的工程师打上招呼。而且,除非必要,在同一个项目上不会有两个团队进行相同的工作。    由于公司庞大的规模,谷歌可以在许多项目上下非常大的注,也有足够的资本去做一些改变世界的尝试,尽管其中的大部分失败了,但成功的那些的确非常牛逼。一般来说,投入在千万级别以下的项目都不在谷歌考虑的范畴之内。    诚然,谷歌拥有一批世界上最优秀的工程师,是他们让计算机产业发展到了今天,但是其员工中也有很大一部分是本不应该被聘用的,但谷歌似乎并不愿意去改变这一点。这也是所有巨型企业的通病——其中一些会通过裁员来进行修正。  Facebook 则是一个很爱炒员工鱿鱼的企业,这也让他们的工程师平均水平保持在很高的位置上。    在谷歌,有一大堆的副总裁、董事、非技术经理和技术领导,“大多数经理们都非常能干,工程师们也很喜欢他们”,但是庞大的管理层也带来了不少“地盘之争”和各种层面上的意识形态矛盾。  几乎所有的 Facebook 管理人员都是技术型经理,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由工程师转型成经理的。在规模不大的 Facebook,等级制度显得不那么重要,在公司里交朋友也更简单。    大部分谷歌的雇员所做的工作仅仅是在已有的系统上添砖加瓦,增强其稳定性或者做出一些很细小的改变,所以他们很难感到自己真正产生了影响,直到产品正式发布的那一天。  Facebook 的工作则充满紧急状况,工程师们要做的就是发现 Bug,然后用最快的速度修复 Bug,有 Facebook 员工说:“在 Facebook 的第一天,我写了一组代码,然后第二天我就发现这组代码上线了。”    在工作待遇方面,谷歌会给予员工 15% 基本工资的奖金,还会为员工支付继续深造的费用,布拉金斯基也透露,如果你在谷歌工作,那么要获得一张斯坦福或者卡内基梅隆大学的硕士学位证会相对简单许多。  Facebook 的奖金标准是 10%,但是对于那些有着杰出贡献的员工,这个数字则是不固定的。这也是一个新兴企业和成熟大企业的区别。    Facebook 的咖啡很棒,还会为员工提供洗衣补贴,但谷歌也有,你还能随时品尝美味的食物,谷歌还拥有一个体育馆、一个舞蹈室、持续不断的有趣广播和定期的滑雪旅行,员工还能不时拿到免费的手机样品。  看了上面这些对比,你更喜欢在哪个公司工作呢?

  智能移动设备屏幕尺寸的增大,满足了人们对视觉的要求,却损害了设备良好的握持感。然而,如果追求更大、更好的屏幕是无法违背的,那要如何调和设备尺寸与握持感之间的矛盾呢?  也许这款由四人团队  开发的“多用电子设备底座套件” 能够解决这个问题。这个套件精髓在于贴在设备后盖上的磁铁,当这块磁铁与相应的底座相碰,便能够牢牢的固定在上面。这样一来,无论是智能手机或平板电脑,都可以固定放在桌面、墙面、车上的任何一个位置,解放我们的双手,方便我们的使用。  Steelie 分三个套装,一个是针对平板电脑的 Table Kit 、一个是针对手机的 Phone Kit 、一个是方便人们单手握持设备的 HobKnob 。  Tablet Kit 由针对平板电脑所设计的磁铁以及 Tabletop Stand Solo 所组成。Tabletop Stand Solo 具备一定的高度,并且底座顶端的金属圆球可以随意滚动,让平板电脑在固定的同时,还能根据不同情况调整到合适的角度。  Phone Kit 由针对手机所设计的磁铁以及 Dashball 组成。Dashball 的底部贴着 3M 生产的粘合剂,能够让它固定在任何表面。  最有趣的是 HobKnob,当我们用平板电脑向别人展示东西的时候,它可以让我们用更舒服的姿势拿着平板电脑,如下方视频中那位老师,这样拿着能够时时刻刻让平板电脑的屏幕对着观众,而自己的手也不会那么累。此外,当平板电脑套上它之后,它还能为人们在桌面上使用提供一个不错的角度,如上图。  如果想解放自己的双手,让设备能够有固定摆放的地方,Steelie 所生产的这些套件是个不错的选择。

分类:威尼斯人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6-06-04 05:09:26